<source id="rekhl"></source>
  • <b id="rekhl"></b>
    <s id="rekhl"><noscript id="rekhl"><blockquote id="rekhl"></blockquote></noscript></s>
    <button id="rekhl"><code id="rekhl"></code></button>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四局文苑

    四局家屬院記憶

    發布日期:2023-11-24   信息來源:第一分局   作者:王蘇林  字號:[ ]

    團結橋的家屬院沒了,“遺址”已經變成了今天即將蓋起來的“金座·金映裕?!睒潜P。我總覺得應該有人為它說點什么,畢竟它在遙遠的城東區幾乎稱得上是“盡頭”的地方存在了那么多年,承載了那么多人的回憶。

    我能肯定90年代家屬院就已經存在了,因為姥爺91年從龍羊峽大修廠退下來以后,就帶著他三大箱的寶貝工具搬進了東院24號樓,從龍羊峽一同浩浩蕩蕩過來的,還有一大家人。那個時候沒有高速,早上從龍羊峽出發,傍晚才能到西寧。

    過去一般把小峽水電站看作是西寧的東大門,過來之后是遍布田間地頭的鄉村,類似韻家口、楊溝灣、二十里鋪這樣的小村子比比皆是,然后就來到了樂家灣。水電四局家屬院的位置,東邊是一支工程兵部隊的駐地和無盡的白楊林,北邊是一條渠,西邊是四局醫院和最早的四局機關樓,再往西走四五公里,才慢慢有一點城市的樣子。而南邊比鄰最早的樂家灣軍用機場,以至于家屬院里甚至有淘氣的小孩能從機場那邊撿到訓練用的沒有填裝炸藥的手榴彈,可看著也夠嚇人的!

    90年代長長的2路汽車幾乎是水電四局人進城的唯一交通工具,那汽車十分的長,中間甚至像火車一樣用風箱一樣的橡膠件連接起來,足足有兩節車廂。

    說完四局家屬院的外面,再說說里面吧。

    一條小街,把水電四局分成了兩個部分,街的西邊是機關樓、四局技校、子弟學校、苗苗幼兒園和西院;東邊,是東院、南院、退休職工活動室、紀念碑廣場、物業收費大廳、“蘑菇亭”草坪、游樂場、技校實習車間和設計院。

    由于西院太小了,實在是乏善可陳,而且離家屬院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東院太遠了,西院頂多是個“科教中心”。

    東院有兩個大門,朝西開的是在單身職工公寓樓中間開了一個隧道式的方形大門洞,用黃色的瓦片裝飾著,車輛是無法通行的。是家屬院居民們通向菜市場的必經之路。不得不提的是,門洞北邊的“龍羊烤羊肉”幾乎是那個時候所有四局家屬院居民的味蕾記憶,最早的羊肉串是兩毛,到后才變成了五毛、一塊,店面最早是在帳篷里,后面則變成了店里。

    走進門洞里面,是四局家屬院的收發室和保安室,走出門洞,映入眼簾的是“大花壇”,“大花壇”是圓形的,具體有多大,它的半徑沒有十米也有八米,那是退休職工們休憩和聊天的地方,稱得上是家屬院的交際中心,退休職工們在那里談天論地。

    從大花壇往東南邊走個一百米,就是“蘑菇亭”和物業繳費大廳所在的大草坪?!澳⒐酵ぁ本烤褂袃蓚€還是三個,我已經記不清,只記得“蘑菇亭”早晨屬于晨練的老職工,中午屬于四局技校的學生們,下午放學后則成了孩子們追逐打鬧的“秘密基地”。

    出了草坪,往南走個兩百多米,就到了南院。南院與東院的交界處是游樂場,游樂場的西邊是乒乓球桌和羽毛球場,說是羽毛球場,其實不過是水泥臺子罷了,搭起球網,就成了羽毛球場。游樂場的東邊,是各式各樣的鍛煉器材,其中就有孩子們最喜歡的秋千、滑梯和“大渡河鐵索橋”,孩子們喜歡在兩端搖晃著帶動橋身,一個個能在劇烈抖動中通過的孩子被視作紅軍一般的勇士,不能通過的,自然很悲慘,直白地說就是“卡著蛋了”,多么有趣的童年!

    游樂場中間往南走50米,就是家屬院的籃球場,籃球場就完全屬于南院了,可是四局家屬院打籃球的人并不多,家屬們也嫌吵。

    籃球場再往東南走一點,就是四局技校學生們的金工、鉗工實習車間,里面是什么,我從來無從得知。

    游樂場往西走一百來米,就是“大南院”,“大南院”是兩千年左右建的,幾乎有整個東院加上南院那么大,以至于大到兒時的我總覺得到“大南院”去不失為一種冒險,只記得里面也有小的游樂場,以及一家小超市,超市門口總是支起太陽傘和桌子,孩子們邊吸溜著辣條邊玩弄著“游戲王”卡片。

    讓我們把思緒拉回東院。

    東院的另一個大門開在八一東路33號,門是大理石壘起的,兩邊有十分威武的石獅子,石獅子的脖子上有紅色的綢緞,顯得十分喜慶。這個門是供車進出的。

    從這個門進入東院,映入眼簾的是紀念碑。紀念碑大約三米多高,據說是由龍羊峽的一塊巨石雕刻而成,上面記述了水電四局的由來和四局人的奮斗精神。小孩子們喜歡在廣場上滑滑板、騎自行車,更喜歡爬上紀念碑平坦的頂部。老人們則喜歡在紀念碑旁邊支起麻將桌和象棋桌,嘮嘮叨叨地講起年輕時候的事,以至于我總能模仿他們,說出類似“我八八年在三峽”之類的話,引得老職工們開懷大笑。

    我始終覺得四局的歷史上繞不過許多豐碑,其中就包含兩座實體豐碑,一座是龍羊峽的水電烈士紀念碑,一座是水電四局家屬院的紀念碑。前者象征著國家西部大開發中四局人為了中國水利事業不怕犧牲的頑強奮斗精神,后者預示著水電四局和國家一起譜寫新時代華章迎來盛世的美好時代。后來拆遷的過程中紀念碑不知道到了哪里,我總覺得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或許拉到總局辦公樓后面擺起是更好的歸宿。

    記憶中四局家屬院的樣子講到這就差不多講完了。近些年,各地的機關企業的家屬院越來越少,隨著中國工業1.0時代傳統家屬院小社會的逐漸解構,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現代化的城市治理體系正在加速覆蓋,商業樓盤代替了傳統的家屬院,四局的職工和家屬們也逐漸分散到了西寧的各個地方,很多則隨著二分局、三分局、南方公司、西南分局等等各個分局去了涿州、福州、溫江、昆明、玉溪等等地方,但是四局人的精神是定然不會磨滅的,我們無論走到哪里,都為我們的四局出身感到驕傲和自豪,四局人的精神在神州大地各個地方流傳,不斷建起新時代的新的豐碑。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相泽亚洲一区中文字幕_国模极品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婷婷国产麻豆91天堂_日本不卡在线播放